就是存坑的聚集地而已……

【黄喻】无名的骑士

奇幻十五题之七 · 无名的骑士

终于赶上了!不管怎样赶在12点之前了……虽然我觉得明天起来重看这文我一定会想删了重写……_(:з」∠)_不管怎样赶上了……

喻队生日快乐!

+++++++++++

  赤红的落霞碎洒了一地,为原本银装素裹的镇子染上了层淡淡的暖色,色调柔和得就连原本凛冽的寒风也似乎停息了些,只是轻轻拂过枯树枝头,卷起盖在上边的雪。就见枝桠微颤,六菱形的花朵四下散落开来,像深林里的妖精一般在半空中轻盈地起舞。  

  前几天刚刚下了场雪,这对于位处大陆南边的小镇来说,是件很难得的事情。稀奇的景象引得每个人出门都要放慢脚步,分出些时间与目光献给自然之神的宝贵赠礼。就连路边的吟游诗人也应景的唱起了雪峰之战,用算不上多好的嗓子,配合着有些走音的竖琴,一声一声被淹没在市集里来来往往的喧闹里。  

  那是个人们耳熟能详的故事。在千年前人类与精灵和平相处的年代,王族麾下的精灵术士领命去极北之地的雪山围捕出逃的死灵法师。预计错误的他被死灵法师重伤,然后在命运的指引下遇到了一个剑士,两人几经波折终于协力战胜了死灵法师。  

  蹲在路边听歌的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说故事无趣,吟游诗人停下弹唱翻了个白眼,说他们不懂欣赏,后来那个剑士可是成了剑圣,然后直接做了精灵术士的伴生骑士,两人在历史上创造的辉煌,可不是这些毛头小鬼可以明白得了的。这些话说得孩子们嘘声一片,一边说诗人唱功不好一边做鬼脸,在诗人恼羞成怒的叫喊声中嬉笑着跑走了。  

  吟游诗人有些失落的坐回地上摸着竖琴,忽然旁边传来几声金属碰撞的声响,诗人扭头看过去,有个人弯腰往他的羽毛帽子里扔了几枚铜币,见他看过来就笑着说:“唱得很不错,历史与文学的歌颂者——吟游诗人先生,那是你自己作的曲子吗?真是首好歌,也一个好故事。  

  那是个年轻的男人,有一头灿烂的金发,身上的打扮看起来是骑士。当然并不是像贵族门下所属的骑士那般有着光鲜刺眼的铠甲,他所穿的只是身相对普通的轻甲,已经磨损得有些年头,肩颈关节几处的护甲都失去了原本的色泽。而挂在腰部的那把细剑,剑身上也遍布锈迹,配上他自己不经意间露出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势,相信没有人会错认他的职业。  

  “感谢您,尊敬的骑士先生,为了报答您的厚爱,请让我为您献上一首歌吧。”吟游诗人划了划琴弦,“您想听什么呢?”  

  “谢谢,不过我现在正在赶时间,您的歌声很好听,以后有机会再让我聆听你的故事吧。”  

  “哦,愿光明之神保佑你,好心的骑士先生。”  

  听到光明神赞美词的骑士笑了笑,抬手放到胸前示意了下:“也愿你的真神保佑你。”

  夕阳已经完全沉入地平线之下,失去照射的大地开始恢复以往的冷清。一直急着往回走的骑士抬头看了一眼逐渐变暗的天空,便放缓了脚步往镇上唯一的旅店走去。既然已经到了这个时候,那么不论是快点还是慢点都已经无所谓了。  

  回到旅店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骑士推开房间的门,里边漆黑一片,然而骑士不必依靠绝佳的夜视能力,就轻易找到了坐在木桌前的那个人,而后他走进屋子,反手带上了门。  

  “早安,已经醒了吗,索尔?我想这个时间你也应该已经起来了的。不过为什么不点上蜡烛呢?虽然这样的黑暗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不过我更希望清晰的看到你的脸。快来瞧瞧我给你带了什么,都是你喜欢的。现烤的土司培根和新鲜的水果,我还买了这里的特产,据说是用甘露酿的果酒。哦,别担心,我知道你不喜欢喝酒,只是既然是特产总要买来尝一尝。”  

  黑暗中,那个人的轮廓动了动,“嗞”的一声,桌上那个灯台里的烛火凭空跳跃起来,昏黄的光照亮了那个人的面容和尖尖的耳朵。  

  “好了。”那个人——或者说那个精灵——抬头微笑的看着正往桌边走来的骑士,“虽然我很高兴你为我带来了早餐,不过我似乎说过,白天最好不要出去。”  

  “是的索尔,你说过,我当然记得。不过总会有点突发状况不是吗,比如旅店的老板娘告诉我隔壁街上的面包店有只在黄昏的时候才出售的特制土司……哦,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是快日落的时候才出去的,并没有什么阳光,所以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你看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异常,不要担心。”骑士坐到桌前从储物袋子里一样一样的翻出他所买的食物,“来尝尝这个被旅店老板娘称作比王宫的食物还要好吃的土司,刚出炉的,你会喜欢的。”  

  精灵接过递来的食物:“虽然我觉得这样的理由并没有什么必要性,不过还是要感谢你的食物,我的骑士。”  

  “愿意效劳,我的索克萨尔。”骑士捻起精灵的一缕发,那苍白的银色在他指尖的触感就像是滑过缝隙的水流,他低头在上面印下了个吻。  

  “那么说说见闻吧。”精灵慢吞吞的咬下一口土司,“你见到了谁?”

  “……今天见到的人可是很多啊,比如面包店的老板,你绝对想象不出那样一个肌肉发达的大叔居然在用面团捏着兔子。还有水果店的老太太,我就是被她推荐了这种特产果酒,你可以尝尝看。”  

  “那花也是特产?”精灵看着骑士从袋子里掏出来一篮子花,看上去似乎是种野花,被人仔细的修剪过。  

  “这是从一位美丽的卖花姑娘那里得来的。你知道的,这样落雪的天气让一位女士在黑夜里卖花总是不太好的,所以我买了全部的花朵,好让她可以早点回家。”  

  “骑士精神。”精灵随口赞美了句,继续从容的享用他的早餐。  

  骑士无法从那张总是挂着温柔笑容的脸上找出任何自己本想看到的迹象,只好半失落半玩笑的耸耸肩:“好吧,那位女士大概才七岁。”  

  索克萨尔当然不会对一个素未蒙面的小女孩表示些什么,他只是慢慢吞了一口土司,说:“这是什么花?”  

  “这正是我要全部买回来的原因,索尔,这花据说是这个镇子外的野花。”骑士将两肘撑在桌上,十指交叠垫在下颌,笑盈盈的看着精灵,“我想你已经发现了。”  

  “是的,这种天气不该有什么野花。即使有,在前几天的雪里也应该毁去。”精灵回望着骑士,在烛火下显得有些发黄的眼瞳里印着对方的身影,“而这些显然是今天刚刚摘下的。”  

  骑士点点头:“所以我觉得,我们大概找到要找的东西了。”  

  “并不能确定。” 精灵拿着颗果子咬了口,瞬间清甜的汁液溢满口腔,“不过既然有线索,等下去看看吧。”  

  骑士与精灵都是十分有行动力的人,等精灵吃完了早餐,骑士就为精灵拿来一件外出用的斗篷,大大的兜帽刚好将那苍白的发丝和尖尖的耳朵隐藏起来。  

  骑士帮他拽了拽下摆,说:“走吧!”  

  夜间出行并没有造成热情好客的旅店老板娘反感,反而详细的将附近的夜市路线告知两人,两人谢过之后就并肩走出大门,后边传来老板娘的一声:索克萨尔先生,骑士先生,愿你们玩得愉快!  

  老板娘没有叫骑士名字的理由很简单,因为骑士没有告诉她名字。而骑士没有告诉她名字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他没有名字。  

  似乎是个挺奇怪的原因,但是骑士确实没有名字。  

  最开始的时候,骑士还会问起来这事,他的主人索克萨尔想了片刻,然后有点为难的笑了笑,说不然你自己取一个。骑士更期待索克萨克所给予的名字,奈何索克萨尔每次提及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的避而不谈,明明平日里任何事情都顺着骑士的意,只有这个问题,始终不曾给予回应。  

  骑士也不是个笨家伙,发现了之后就不再继续问。毕竟对于骑士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他的主人每次与他对话的时候,都会用那双淡灰色的眸子注视他,和他四目相交。即使没有代称一类的东西,也能够切实的知道是在跟自己对话。  

  和其他人交流的时候会不会有麻烦,骑士并不在乎。  

  以至后来,骑士甚至觉得做个无名氏也没什么不好的,因为每次对话的时候,那个人的眼睛都会看着他,只会看着他。  

  “差不多应该在附近了。”骑士环顾着四周,“那位年轻的女士说出镇子往西,大概五百米外的树林里。小心点脚下,这种荒山野林里的路,可不像城镇里的那么友好。”  

  精灵低低的应了一声,拉住骑士伸过来的手,十指交握在一起。两人的手都是冰冰凉凉没有什么热度的,相触时并不会感到温暖,就好像最初的最初,雪山之顶的两人也是这样握着彼此冰冷的手,一步一步撑过死亡的边缘。  

  仅仅是如此交握,便无比安心。  

  “在想什么?”骑士侧头看向他,出声问道。  

  精灵勾了勾唇角,他的骑士总是在关于他的事情上格外敏锐:“没什么,走吧。”  

  黯淡的林子里一片空寂,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回响在深处,连细琐的虫鸣在这样寒冷的季节里也销声匿迹。在厚雪里踩下去,不时有石头与枝杈磕绊,但他们都没有点上火照明,一是他们看得清,二是谁也不知道这林子里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崎岖的路径,对二人来说算不上太大的问题。  

  唯一让骑士皱了皱眉头的,是渐浓的雾,潮湿的水汽从四周涌了上来,带着一种黏腻的冰冷,贴在肌肤上的时候,很不舒服。他拉着精灵的手紧了些,想换个方向再走,手上又传来一股不轻不重的拉力。  

  “不能再深入了。”索克萨尔道。  

  “嗯。”骑士停了下来,警惕四周。  

  雾越发浓郁,如果是普通人这种时候恐怕已经开始觉得窒息,迷蒙的湿润感像一层纱把人包紧,不死不休。  

  先倒下去的是精灵。裹在斗篷里的身子软绵绵的滑了下去,被骑士眼疾手快的拥在怀里,然后没有等他开口说些什么,便也双腿一软,直直抱着精灵一并倒了下去,没了声息。  

  那些水雾变得诡异起来,星星点点的泛起了白光,而后聚集在一起,像一张网子笼罩在已经失去意识的两人身上,将他们关得严严实实。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一个人影从树后探了出来,走到两人面前,弯腰隔着光网,试图扯下精灵的兜帽,只是还未碰触,一柄剑夹杂着冷硬的剑气直直砍向他的手,那人一惊,急忙往后退,仓惶得险些摔倒。  

  “对别人的……出手可不是绅士所为啊,吟游诗人先生。”骑士抬起剑撑开网子,腾出空间后,支着身子坐起来,松开一直紧紧抱在怀里的精灵,“很抱歉我是个小气的人,并不喜欢其他人碰触我珍贵的东西,哪怕我很喜欢您的歌声。”

  吟游诗人捂着被剑气扫到的伤口,有些惊讶的看着这原本应该不省人事的两人。

  “晚上好,尊敬的吟游诗人,敢问您有何指教呢?”精灵直起身,抬起在夜色里尤显白皙的手,摘掉自己的兜帽,露出褪了色一般的苍白的发丝与淡灰的双眸。  

  “不敢说指教啊,死灵法师先生。真是让我惊讶,我只是从那位好心的骑士身上感到了死灵法师的气息,没想到还是个暗精灵。”吟游诗人稳了稳心神,“不……不对,暗精灵应该是如同黑暗一般的肌肤。你这样的应该是光精灵才对,可你又没有光精灵那样灿烂的头发与眼瞳……让我猜猜看,难道是因为死灵法术里的一些禁术?真是可惜呢,最被光明神恩宠的光精灵,竟然自甘堕落。”  

  “您很聪明,诗人先生。”精灵静静的说,“不过我一直认为聪明的人通常都不会活得太愉快。”  

  “这话很对,亡灵法师先生,所以为了我活的愉快,让我抓了你去领赏吧。你们应该已经看出来,我是个赏金猎人,要知道这个年代能遇到个死灵法师可真是不容易。”吟游诗人抬起抓着一个圆形光点的手,“况且想从这个纯光明力量做出的的结界里出来,也是不可能的事。”  

  “我们并不像阻碍你的财路,猎人先生。”骑士向上撑着光网,站起来,甩了甩手里的剑,“可是我们也不喜欢别人来阻碍我们。”  

  “好心的骑士先生,你会理解我的,而且作为一个人类和精灵原本就是敌人不是吗?更何况,邪恶的死灵法师本来就是该诛杀的对象。”  

  骑士抬头笑了起来,很灿烂的笑,配着那头金色的发,仿佛让人沐浴着阳光:“猎人先生……是什么让你以为,我是个人类呢?”  

  话落,如同崩塌了一般,鲜艳的色泽碎成一块一块掉落下去,露出里边原本的纯黑色面容。那是真正的黑色,完全找不出其他任何的色彩,整个身体就如同一片黑影轻易融进了夜色里,只有眼瞳是通红的血色,在阴暗中微微泛着光。  

  “你是……死灵骑士!!”吟游诗人退后了几步,“怎么可能,那是只流传在记载中的传说。”

  “那么你很荣幸,今天见到了传说。”  

  吟游诗人颤了颤,强自镇定:“即便如此你们也不可能脱身的,还是乖乖的让我把你们交给悬赏的……”  

  没等他说完,剑光一闪,直接劈开了他口中由邪恶力量绝对破解不了的光明之力,吓得诗人大叫一声,什么也顾不得,直接转身就跑。  

  骑士啧了一声,撤掉零碎的光网碎片,回头在精灵的眉心碰了下:“要找的东西应该就在附近,你先看看,我去搞定那个家伙。”  

  见精灵微笑着嗯了一声,骑士立刻拎着剑,朝向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一个时常弹琴唱歌的人类,和一个常年作战的死灵骑士,究竟谁跑得快一些,不言而喻。因而没有花太多时间,骑士就见到了那人跌跌撞撞的身影,于是他提剑一招三段斩迅速移动到了那人身后,然后出乎意料的、极其简单的就把人摁倒在地,踩在脚底。  

  “我说赏金猎人先生,在干这一行之前,你没有进行过训练吗?你们没有职业审核吗?这样的身手你究竟如何拿到猎人资格证明的?诶,让我猜猜,难道刚才那个所谓的光明之力就是你的依仗?这可不是件好事,偏科严重的学生终究会自食恶果。你看看,现在这种状况你该怎么反抗呢?你好像并不会什么攻击性的术法,只能坐以待毙了吧?那么不论我把你煎炒烹炸还是煮了吃了,应该都不会有意见吧?”  

  “等……你…………你…………我……我………………”  

  “哦,别害怕,亲爱的猎人先生,我们死灵骑士只吃灵魂,刚刚说的煎炒烹炸不过是想看上去好看一点,要知道我们吃饭也是需要格调的,直接从一具尸体上 吃灵魂,和从做得很好看的食物上吃灵魂,我们当然会选择后者。你也这么认为吧,猎人先生?”骑士轻笑着,剑身抵着吟游诗人的脖颈,冰冰凉凉的感触让对方连颤抖都不敢,只怕自己动一下就会命丧当场。  

  “哦,对了,亲爱的猎人先生,同时也是亲爱的吟游诗人先生,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为了报答我的厚爱,要为我献上一首歌。”骑士稍微松开了手,“怎么样,来给我唱歌故事吧,也许我会考虑等会儿手下留情一点。”  

  “您您……您……要听……什么……”  

  “之前那个故事的后续。那个故事后来是怎样的?”  

  后来是怎样的?  

  后来精灵族与人族爆发了全面的战争,精灵术士与他的伴生骑士分别成为两族领兵的将领,战争在第一线。在某一次的交战后骑士死亡,有人说他是不想与术士为敌而自杀;有人说是他不忍对术士下手,遭到人族的不满而被处置;有人说是术士直接杀了自己的伴生骑士,握着对方的手,将那柄冰雨送进了对方的胸膛。  

  众说纷纭,谁也不清楚真正的事实,只知道后来精灵也在战争中死去,两族人分割了大陆,从此再不相往来。  

  “原来如此。”骑士低低的叹了一声,“我早就想知道这个故事的后来,今天终于知道了。”  

  终于知道了起因经过结果,终于知道了完整的结局,即便对于他来说那些其实已经不再重要,但只要他的精灵心里仍旧铭记着那个故事,那么他,也想清楚的知道发生过的往昔。  

  “那……那个骑士先生,我讲完了……你你……”  

  “哦,是的,现在要开始决定怎么吃了。”吟游诗人险些吓昏过去,骑士嘿嘿一笑,眨眼间色彩蔓延上了他的身体,回复成了那个英俊潇洒的骑士,“放心吧,诗人,我并没想杀你,不过未免你暴露我们的行踪给其他的猎人,为我们带来麻烦,所以只好委屈你安静的呆在这里一阵子了,放心,我会找个理由让旅馆那位热情的老板娘过几天来这边找人的。”说罢,在吟游诗人各种嚎叫与挣扎中,把人捆了起来塞住嘴,找了个棵树,吊了起来。

  

  +++++++++++++++++  

  林子另一边传来的阵阵惨叫,没有占据精灵的关注,他一直按照骑士所说的话,专心的寻找着他们所想要的东西。终于,一个转弯,他一块巨石后边找到了和骑士带回来的那些相同的野花,然后在花堆里挖出来一颗金币大小的珠子。  

  是一颗火魔核,很珍贵的东西,可惜并不是他所想找的。  

  “这可是个九级的魔核,不用那么失望吧。”突然响起的声音,伴随着一个人影落在他身旁。  

  精灵侧身看过去,并不惊讶的喊了一句:“斗神。”  

  “真是久远的称号,久远得我自己都快忘记了。我现在不过是一介散人罢了。”被称作斗神的人有些懒散的依着旁边的树干,一身五彩斑斓的随性打扮被夜色淹没,看不清晰。

  “那也依旧是唯一的斗神。“精灵带着一惯的笑容,随手把魔核抛了过去,“之前他白天跑出去见的人是你?”  

  “哦,是的,我来找这个珠子,可能气息没隐藏好。”那人接住魔核,夹在指尖玩弄,“你那个尽职尽责的伴生骑士怕我对你们有什么威胁,就追过来了。说起来,你怎么知道是我?”  

  “他回来的时候,身上有混了枫叶的烟草味道。”精灵找了块石头坐下,“你们说了什么?”  

  “嗯?有什么不可以说的吗?放心吧,我从来都不是多嘴的人。何况他早就不记得有我这么个跟他打诨的弟兄了。”那人扯出个没什么可信感的笑容,“我只是告诉他,有一种召唤死灵的法术是把特定的东西变成自己的召唤物,签订的契约是名字,一旦叫破了名字,呵呵……双方就一起灰飞烟灭啦。”  

  “这是只在精灵族秘典里记载过的。”精灵抬头,看向他。  

  “别这么看着我,你觉得我教科书的名号是白叫的吗?”那人有些无所谓的耸耸肩,“不想知道他怎么回答的?”  

  “……什么?”  

  “他说其实有没有名字无所谓,只是不想看到你每次想要叫他的名字,却又不能叫的时候露出的表情。”斗神正了正神色,看着精灵,“他说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但是脑子里始终记着那句骑士宣言。” 

  精灵沉默了,许久才说出一句:“谢谢你。”  

  “跟我客气什么。”那人终于舍得离开树干,站直身体伸展了下四肢,“哦,你的骑士回来了。说真的你既然舍得给他整个人都用魔法元素包裹得和以前一模一样,干嘛不把你的头发和眼睛整整?整个人跟洗得褪色的衣服似的。”  

  精灵笑了,是真的笑了:“这是代价。为我所做过的事,所付出的代价。”  

  “随你吧。”那人耸耸肩,用了招空间法术,“走了啊!”  

  一阵风吹了过去,那人已经不见,精灵静静的坐着,等待骑士归来。没多久,熟悉的脚步声愈来愈近,不待他回头,一个怀抱从后边将他拥了起来。  

  “我那边搞定了,你呢,怎么样?”骑士贴着那尖尖的耳朵问道。  

  “很遗憾,并不是。”精灵抬手覆上抱住自己的臂弯,“恐怕要启程去别的城镇了。”  

  “哦,没关系,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也对,我们有的是时间。”精灵赞同的点点头,  

  骑士松开了怀抱,让精灵站起身,然后自己单膝跪了下去,为他理了理乱掉的衣袍,而后抬起头,正好对上精灵的眼。

  

  千年前,有个精灵站在逆光处,手执骑士的佩剑冰雨,念着繁长的册封语句:

  

  “Be without fear in the face of your enemies. Be brave and upright, that God maylove thee. Speak the truth always, even if it leads to your death. Safeguard the helpless and do no wrong; that is your oath. And that is so you remember it. Rise a knight.”

  

  那时候,剑下单膝跪地的骑士也是这样抬头看着精灵,坚定又郑重地对他说出自己那句,永远无法忘记的骑士宣言——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 End -


2014-02-10
 
评论(1)
热度(115)
© 一步一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