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存坑的聚集地而已……

【黄喻】断章 番外2

  #0番外-2

  About手机

  “队长!我的五袋苹果又摔坏了!”放假回来,黄少天一脸沉痛的报告着,“拿去修不给单换屏幕,花钱换了个新机还不给重新保修。”

  “……下次注意点吧,别再摔了。”

  “队长!你比较细心吧?而且你用的那款S普SH7218U结实度堪比诺记啊,好用耐摔,还是香槟金色的也好看,我们换着用吧!”

  “……少天,你下次可以在换完SIM卡之前告诉我吗。”喻文州看着已经插好自己卡的五袋苹果无语望天。

 

  About春联

  某一年的春节,放假归来的郑轩抬眼撞见门前那排对联时,脚步顿了顿。他仔细看了下门上的门牌,又瞄了瞄旁边的房间,不得不确认这确实是自己的房间。

  其他的先不论,他们蓝雨什么时候男人太少了?郑轩看着那两排字加横批忍不住默默吐糟。

  他拎着行李站在门口,抬手吭哧吭哧的试图把对联撕下去,奈何奋斗了5分多钟也只抠下去一个小角。

  尚不知道自家副队用502强力胶黏春联的郑轩放下手,开门进屋关门。

      太麻烦了还是就这么贴着吧。

 

  About咬脖子

  在咬上对方脖颈的前一秒,黄少天还只是存了玩笑的心思。

  因为那人调侃自己吃这么甜食也不怕蛀牙,所以为了表现自己有一口好牙,他就朝着那人扑过去,一口咬住颈侧的柔软处。

  唇齿贴上细嫩的皮肉,舌尖也抵上肌肤,柔软的触感让黄少天慌忙的松开口,尴尬的说了句,怎么样我的牙不错吧。

  而后本以为对方会多少装怒瞥他一眼的黄少天就见那人干咳了一声把脸撇到一边,有些敷衍的应了。

  那是黄少天第一次发觉,那个自己一直喜欢着人,原来也喜欢自己。

 

  About一击必杀

  训练室内一角,黄少天正在敬业的指导卢瀚文。

  “所以说,想要一击必杀就必须找出机会。如果一直见不到机会,也可以试着前进一步,牛三定律学过没?虽然这个比方不太正确,但是你向前的话,很大几率也能引诱对方向前一步,而后就会有更大的几率抓到破绽,一击必杀。”

  “原来如此!”卢瀚文受教的点点头,目光一偏,正好瞄到站在门边的一人,“咦,队长好!”

  黄少天闻声也转头看去:“……诶诶诶诶诶诶,队……队长你什么时候来的?”

  喻文州歪头想了下:“从你们讨论一击必杀开始吧。”

  黄少天:“咳……”

 

  About知心姐姐

  “欢迎拨打知心姐姐热线,不好意思知心姐姐正在忙碌中,恕不接客。”

  喻文州看着对话框上的字一挑眉:“什么时候改行当知心姐姐了?”

  那边的叶修很快回答道:“这不是都是拜你们两个所赐么。”

  “呵呵,麻烦叶神了。”喻文州客气道。

  “知道就好。”叶修坦然的接受对方的客道话,“你家耗子终于老实待在笼子里了?”

  “差不多吧。”喻文州答道,“之前问我,我是白月光还是朱砂痣。”

  “他是不是平时和沐橙云秀他们混太多了?”叶修无语,“然后呢?”

  “我说都不做。”

  “那恭喜你啊,饭黏子蚊子血。”

  “那些我也不做啊。”

  叶修道:“那是要做一个又要能得到的,又要同时被时刻惦念着的。心挺大啊。”

  “嗯,我向来很贪心的。”

  “之前还跟我说,没人有资格决定别人一生的是谁来着?”

  “是啊,没人有资格。”喻文州回复了一个笑脸,“所以让那人自己决定就是了。”

  “有前途。”

  “彼此彼此。”

 

  About英文

  卢瀚文正坐在休息室里表情痛苦的趴在桌子上,对着本子上大片大片的蝌蚪文犯愁。英文练习册上的字,完全是它认识卢瀚文,而卢瀚文完全不认识它,长篇的阅读理解做得人头晕脑胀,愁眉苦脸的样子看起来格外阴郁。路过的黄少天刚好看到,边喝着饮料边站在他后边一目十行的看完了文章,然后指了指几个错误讲解一番,留下句再有不会的找他,然后就挥挥手赶回训练室。

  听完教导后卢瀚文以极为钦佩的目光目送人离去,在他旁边玩着手机的宋晓抬头向他感叹了句,怎么样,觉得看不出来吧?黄少说他看英文原文书的时候,吓死了不少人啊。

  卢瀚文点点头,两人一起对黄少出人意表的学识表示了疑问,正好自家队长进来倒水喝,便问:“队长,你知道黄少英文为什么这么好吗?”

  “嗯?那个啊,以前还在训练营的时候,除了训练以外的日子少天喜欢往网游里边跑,那时候认识了几个朋友一起刷本,其中有个海外华人中文不好。”喻文州抿了口水,“你们知道少天喜欢找人PK,找那个人的时候,不论怎么刷文字泡对方都看不懂。然后少天有点郁闷,就去自学考了IELTS。”

  想了想,喻文州又补上一句:“好像考的还不错,7.5分吧。”

    宋晓手忙脚乱的抓住险些摔出去的手机,卢瀚文一直戳着自己脑门的笔啪嗒掉在桌上。

    “……然……然后呢?”

    “然后……咳。”喻文州干咳一声,寻找着婉转的措辞,“然后据说那个华侨呃……不太适应国服,回欧美服玩去了。”

  其余两人脑补着被英文文字泡不停轰炸的可怜华侨,对黄少天的垃圾话水准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About抱枕

  某天喻文州在黄少天房间用电脑的时候,坐的久了,颈椎有点累。黄少天还在卫浴室洗澡,他便自己起身想找个靠垫一类的东西枕着,四处看了半天也没有合适的,他便打开衣橱,正好瞥见底层摆着个等身大小的抱枕。

  他正好奇对方为什么不拿出来摆到床上用,拖出抱枕翻面,上边衣衫不整双颊晕红的索克萨尔,让他不由得挑眉。

  “队长我洗完了,你要去洗一洗吗?还是你来之前就洗过了?洗过的话我们来看资料吧,你说我们下一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等等等等等等队长!!那个东西!”

  刚从浴室出来的黄少三步并作两步的奔到衣橱前,迅速夺过抱枕塞进柜子里关上门,转身倚着门,两手张开死死护住。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那个那个那个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所见到的那样……”

  “少天。”喻文州微笑着出声打断他,上挑的眉眼让黄少天的心不由得咯噔一跳,“要试试真人的吗?”

 

  -Fin -


2013-12-01
 
评论(4)
热度(107)
© 一步一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