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存坑的聚集地而已……

【全职】【叶喻】Message


  喻文州的手机隔三差五的就会收到一条信息。

  信息的来源是一串并没有储存在通讯薄里边的号码,内容里面空空荡荡不含一字,只有孤零零的一张照片昭示着它的存在感。照片的内容不一,有时候是张峡谷,有时候是片海滩,有时候是玛雅古迹,有时候是埃菲尔铁塔。

  他第一次收到这样的信息的时候,下意识的想先嘲讽下某个常年没有手机的大大终于肯买一个使用了,然后他看着编辑好的短信片刻,终是把输入框里的文字清空删光,什么也没有回复,就按下手机最上边的锁屏键,顿时屏幕一片漆黑。

  是的,他是知道发信息的人是谁的。

  曾经有那么个荣耀大神被逼退役,一年后复出用一个前所未见的全职业精通的角色,带领一支草根队伍杀入季后赛夺冠后正式退役。在那位大神退役后没几天,那人不远万里跑来G市硬要喻文州请他吃饭。素来不怎么出门应酬、专心训练的蓝雨队长其实根本不认识附近有什么可以去的餐厅,只好在网上颇费了一番功夫检索比较出名的地方。

  然而很快他就明白做了无用功,那位叫嚣着一定要坑喻文州一顿的大神随便找了个路边摊坐下,然后拍拍小木桌的另一边,很自然的招呼他过去--俨然一副喻文州才是客人的模样。

  那个摊子是以烧烤为主的,两人叫了一堆肉食,店员还要问他们喝不喝酒,叶修马上说不用不用,来瓶果汁就行了,晚上喝太多不好。店员拿着写着点单的纸条走开之后,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看着对面的人,荣耀大神脸色一肃立刻义正言辞的说明这是为了他好,虽然自己退役了但是喻文州不同,这年岁还要多打几年呢,手再残也是职业选手,必须要保持稳定。

  喻文州一挑眉,为了对大神那句手残礼尚往来,便要戳穿对方那个自己有缘得见一次的酒量,刚好这时店家送上来几碟子肉串,于是只得作罢。

  烤着肉串的时候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家常,言谈之间绕着种种话题就是没有往叶修身上绕去,喻文州原本是决定对方不提自己就不问的,可聊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句你退役后干什么去。叶修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原封不动的把问题扔了回去,说,你呢?几年后退役又干什么去。

  对叶修各种无下限行径早就习以为常的蓝雨队长,并没有因对方把问题丢回来的无良行为而动怒,反而颇为认真的考虑了半响,然后才回答说不知道,也许跑去周游世界也不一定。对面那位饶有兴致的问他想去哪里,他就说很多啊,什么巴黎瑞士墨西哥,不过真的可以旅行的话他肯定先去看马尔代夫的海是不是真的像果冻一样。大神点点头,不错,想法挺好的。话题就此揭过。

  所以当第一次收到的信息里边,看到那张用手机拍摄却依然能看得出无比清澈的湛蓝海洋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陌生的号码是属于谁的了。说实话还是有些惊诧的,自己一句其实带着玩笑意味的回答,谁会想到那人真的依此跑去环游世界。话说回来这根本是剽窃了他的想法吧,喻文州那时对着自己的手机很认真的考虑过能不能借此敲那位大神一笔版权费。

  当然最后他什么也没有做,这种照片依旧隔一阵子就发来一张,没有文字,没有描述,单纯的一张图片。喻文州每次都是看过了就看过了,也不曾回过只言片语,只是每天都会下意识的看下手机,从收到的照片中,推测那个人走到了哪里。

  直至成了习惯。

  不过叶修到底还是没有放弃荣耀的。这个游戏已经在那个人生命里扎根发芽,不是说拔起就能连根拔起的。离了赛场,曾经的荣耀大神练了个小号继续在网游里边玩得乐不思蜀,只不过远远不如当初在十区那时候一般风生水起叱咤风云,没有了职业比赛负担的人全身心的都放开,仅仅单纯的享受游戏的乐趣,再不用为了那些特殊材料被负累得拼死拼活。

  喻文州觉得这样也很好,那个人真心实意的爱着这个游戏也享受着着这个游戏。他犹记得那个赛季,时隔七年再次登上冠军讲台的荣耀教科书,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如同炎日骄阳般那样让人炫目,带着夺冠的兴奋、满足的雀跃、以及了无牵挂后的轻松。

  比赛,不过是那个人用来享受游戏乐趣的其中一个方式而已,因为只有在这个舞台,他才能找到棋逢对手的振奋,然而回归网游,仍然有着专属于网游才会有的趣味所在。是以,喻文州从不因他的退役而感到惋惜,那人即使是普普通通的在网游里刷刷本,也会由衷的感到喜悦。

  说起来发现那个人又在网游里边玩小号并不是个巧合。某天为了加蓝雨一个新人的好友,喻文州登陆游戏开启了允许加好友的设定,正想让告诉那个新人加过来,页面已经跳出了一个系统消息。点开,上边写着系统提示玩家【条修叶贯】申请加您为好友,是否同意。

  喻文州看着这个明显又是出自苏沐澄之手的账号名字,无语的点了拒绝,点着那ID密了个名字过去,然后加了那个新人的好友,关好友设定下线关游戏一气呵成。

  拔出索克萨尔的账号卡,喻文州从抽屉里翻出一张尘封许久的卡片之后再次登录游戏,这一次的画面上不再是全身极品装备手拿灭神诅咒的全明星角色,而是一个身穿紫色套装的小术士,连武器也是紫色的,一身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甚至连一件橙装都没有,配上白颜色的外观素净至极。这是属于他的,那年还在训练营的时候所使用过的最初的角色。

  没等多久,那个人果然再次申请了好友过来。喻文州点了确定,早就删得空空如也的好友栏里边,终于有了一个人名。

  加过好友之后,两人的相处没有什么变化,如同那每隔几天就会发来的照片,从来不做交流。认真算来他们自从叶修退役之后来到G市一起吃烧烤之后,竟然没有再彼此说过什么,甚至QQ上都没有只言片语,好像唯一的联系就只剩下了那些照片,而后又多了一个小号好友。

  那时候开始喻文州除了每天查看手机之外,又多了个除却比赛日练习日就在宿舍上小号的习惯。那个人自然不是次次都在,只不过久而久之也多少被他摸出一些规律,便总挑着那些时段上线。每次上线都在一个高塔的顶端,那是喻文州特意找的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很少会看到玩家经过。他让那个小术士站在塔顶俯瞰远方,接着打开好友栏,默默盯着那个唯一的名字,直到它暗了下去。

  他从来不是个喜欢改变自己的人,可是日渐增多的习惯让他发现自己依然改变了许多。

  这些习惯,持续了4年。

  后来的信息,没有再发的那么频繁,叶修始终不是个可以将一切置身事外的人,喻文州隐约听过那人家里的一些事,龙鳞凤角,但不妨碍他知道叶修终究是要走回那种被最多人视作正道的人。再怎么自由也不可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外边乱逛,所以当后来信息只有几个月一次的时候,他也并不感到焦急,只是不可抑制的,惦念。

  喻文州把这归咎于破坏了习惯之后的一种暂时改不过来的生物钟。

  其实叶修完全可以停止这个行为,彻底的、完全的,于彼此都是更好的选择,可事实上信息依旧在继续,而喻文州四年没有再换过号码。

  自那时起四年,这已经是喻文州成为蓝雨队长的第十个年头。曾经青涩的小剑客卢瀚文如今已经是当之无愧的王牌,当他退去曾经的稚嫩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以他为中心而聚集起的新人,就已经完完全全更替以往的蓝雨成了新生的一代,那是往后要带领蓝雨成为总决赛常客的生力军。

  于是那个赛季结束后,喻文州宣布了退役,十年的职业生涯,他已然为了这个队伍鞠躬尽瘁。那个单凭头脑在这个联盟的顶端站了十年的人,如今是时候退出那个舞台,让位新人。

  离开的那一天,喻文州起的很早,他并不想遇到太多的人,听太多的再见,只是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留下索克萨尔的账号卡,无声离开。

  他的行李不多,不过是些衣服和洗漱用品之类的贴身用具,其他的生活用品大多是俱乐部配给的,他自己东西包括曾经拿过的冠军键鼠,全部放在一个中号旅行箱里就足矣。拉着拉杆,他走出门的时候和门卫微笑的打了个招呼,不待那个相识多年的老门卫对这位昔日的蓝雨队长说些什么,就快步走出去拦了一架出租车直接去往机场。

  坐在副驾驶席上,他借着后视镜看着那个待了十年的地方渐渐的消失在视野里,满心怅然。这十年他做的足够多,多到让他完全没有后悔的感觉,在他手下蓝雨拿了很多次冠军,是一支名副其实的豪门战队,那是让他一生都无比自豪骄傲的事情。没要什么事情需要不甘,他甚至在赛场1V1的时候打掉过叶修五成的血不是吗。

  想到这里喻文州笑了笑,这样的成绩,他知足了。

  清晨的车况可以称得上是畅通无阻,不过半个多小时就到达机场。他去得太早,之前订好的那一班飞机还没开始办理行李托运,于是他在等候区找了个座位坐下,静静的看着前边不远的显示屏上各个航班编号不停翻转。

  当口袋里传来震动音的时候,尚在愣神的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第二次的震动提醒,才回过神掏出了手机。还是那个没有记入通讯簿的号码,一张拍摄着威尼斯叹息桥的照片,即便只是用手机这种非专业的用具来拍摄,也是一副如画的美景。

  破天荒的,素来没有文字的信息里,出现了一句话:各处开荒已完成,要来跟我重刷记录吗?

  喻文州轻轻一笑,柔和得连眉角都舒展开来。他拿出机票唰唰撕碎,在周遭人诧异的目光中,起身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们用了四年的时间彼此试探。


       间隔而来的信息,没有只言片语,却在提醒喻文州自己存在的同时,试探着喻文州对他的感情能否坚持着这种无声交流。


       而喻文州默默收取信息的同时,也在试探着叶修能否持之以恒。


       彼此为了那份感情机关算尽。而如今,两人都退役的如今,已不必继续角逐。


  喻文州拖着行李,去了机场前台,毅然决然订了最快的机票,去往威尼斯。


  -Fin-



  很久之后,喻文州偶然打开叶修的笔记本电脑,发现桌面上是一张游戏的截图。截图的镜头很明显是自下而上的仰视角度,图上有一座高耸的塔,而在塔的顶端,有着一抹白色的身影。
  

2013-10-03
 
评论(8)
热度(118)
© 一步一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