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存坑的聚集地而已……

【剑3】【花羊花】不见

  花间是在很小的时候被紫霞捡回去的。


  如同很多万花一样,那个往事不堪回首的“小时候”总会围绕这么一个词:三星望月。


  这个词乍看之下似乎没有什么,但是这个词可以扩展成无数万花体会过的心酸,例如登高,例如迷路,例如摔死……


  花间见到紫霞的时候,就是由于登高所以迷路+摔死的。那时他好不容易从百度亲切的回答中找到了三星望月那个入门派的NPC,结果入门后接了任务,准备闪人之际却忘记怎么下去,四下转啊转的,就这么不知从哪掉了下去,惨叫一声后,趴在地上气血全无。


  接着在他等着头上倒数准备原地复活的时候,偶然一转视角,发觉不远处也有一具尸体,此刻头顶正冒出来泡泡:哟,兄台,真巧。


  事后花间对此一事用了句非常贴切的形容:一失足成千古恨。


  那个尸体自然就是紫霞,于是理所当然的又莫名其妙的,花间被收了徒,从此走上了不归之路。


  很久很久之后,花间问他收徒弟的理由,紫霞装模作样长叹了一声说徒儿你不懂,此乃天意。八号脸配道袍一甩袖,那叫一个仙风道骨,可惜这等装13的行为让花间鄙视了半天,只好无奈的实话实说那天太无聊了,生无可恋,就跑去跳轻功成就,结果谁晓得摘星楼顶实在难上,然后就这么的摔下去了,然后就这么的遇到花间了,然后就这么的收徒了。


  就此拟定了花间坎坷的成长之路。


  紫霞是个PVP党,一身270精满,以守护老谢菊花为己任,常年穿梭在黑龙南屏昆仑,自从收了花间之后,就没怎么带过。其实这不也怨他,主要是徒儿太自强,每次问要帮忙否,都直接说不用,有几次紫霞不甘心硬要花间召唤自己过去,像个BT一样对徒儿尾行了一路,发觉那些简单的任务自己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徒儿阳明指戳戳的竟然速度不错,于是倍受打击的师父干脆不再勉强,决心等徒弟说打不过的时候再一逞英雄。


  当然,专注紫霞三十年,从未收徒,且号由基友带满级的他,完全没有发觉小徒儿一直用离经升级做任务有什么不妥,更没有发觉小徒儿做的任务级别低了太多,阅历奖励减了N成,于是不靠谱的师父加上默默升级的新手徒弟,成就了一个铺满血泪的万花成长史。


  尽管不靠谱,紫霞还是在努力做着一个好师傅,一组组的丸子纳元寄过去,也不管20多的小号根本吃不了纳元,一天一组,从不间断,直到花间受不了,M过去说:师父我包里实在放不下了。


  那边回了一个:哦。


  然后转天花间见到信使那边寄过来7个百花包。


  这样磕磕绊绊的升级,花费比别人多N倍时间又十分艰苦用离经心法戳怪的花间莫名坚持了下来,每天都很规律的上线,去信使收纳元丹和丸子,找NPC做任务。


  其中历经的心酸难以言表。


  升上60级的时候,系统自动密语了紫霞,觉得自己终于有用武之地的紫霞悠然甩下在黑龙一起杀人越货的同伴,丢了个组队过去,告诉花间飞昆仑,带刷你长生洞。


  骑着小小的桃李马跟着紫霞翻山越岭,终于到了那个他其实根本不知道是哪儿的长生洞,紫霞找了个没人抢怪的地方,潇洒的告诉的花间找个安全地方呆着,然后手起刀落,三尺青峰插气场,开虐小怪。


  花间第一次知道昆仑是个常年混战之地就是在那时候。


  在昆仑紫霞当然不能关阵营,那蓝色的浩气标识在恶人眼里就是明晃晃的战阶,于是小怪没打多久就见一威风凛凛的城管策马而来,咣当把紫霞踩翻在地。


  就算在什么都不懂的花间眼里,也是能看出自家师父微操不错的,跳起来小轻功3C生太极插无敌,靠着风骚的跑位和对方较量开来,可惜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再加双拳难敌四手,城管的后边一个粉嫩嫩的七秀闲散的挥着小扇子,瞬间把城管被打掉的血回满。


  一直用着奶心法的花间也自然选中自己的师父,不停的试图加血,看着屏幕上不断刷过目标无效。


  直到那个一直在自己面前高大无比的背影到下,点选死回营地从花间面前消失,一直按不出的技能才使了出来,却是失去目标后施展在了自己身上。


  花间怔忪看着头顶冒出来的加血量数字,一时之间有些茫然。


  他没有问那些人为什么,也没有去问师傅没事吧,多年的网游生涯早就让他知道PVP的意义所在,敌对便杀,不爽便杀,简单而明了,甚至不久之后自己也将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只不过看着那几个始终帮不上忙的加血的快捷键,心口有种憋闷的感觉,难以释然。


  为了继续带徒弟,紫霞跑回来几次,那两人守在这边一次一次的把紫霞虐了又虐,紫霞却始终没有叫任何帮手,亦不曾口水,静静的死了回营地再来,一次又一次。


  队伍频道一直没人说话,紫霞是无暇分心,花间是无话可说。


  对方大概是对这位敌人有些钦佩,秀秀不再加血,安静的坐到了一旁,任由那两人单P,这样一来双方的死亡变成了五五开,秀秀只在自己人挂了的时候起来跳舞拉人,顺便叫了花间:诶,那个小花哥,不是有缝针吗,把那个气纯拉起来。


  一场硝烟弥漫的野外战逐渐演变成切磋,到后来秀秀也切了冰心把天策甩一边争着和紫霞一较高下,所谓不打不相识,三人很快在当前聊开,只有花间独自坐在一边,无言。


  事情最后发展成三人一起带花间升级,速度堪比直升飞机。升上70后花间礼貌的说了感谢,表明继续任务后退了队,飞到任务图,切换网页搜索攻略。


  看了一堆被水份稀释过的帖子,他关了网页去M紫霞:师父,是不是只能同阵营才能给你加血?


  那边紫霞很快回话:是啊,怎么徒儿,想做为师家养奶?


  花间:师父你需要么?毕业我就入浩气,好不好。


  紫霞:好啊!为师罩你,定将你培养成为师的大奶!


  那天紫霞很开心,直接的表示就是去黑龙收了30多个人头,又给徒弟寄了2000G催促他回门派学心法,想了想又寄了1000G让他先买千金马,等入了浩气,再给他买阵营马。


  很久很久之后,花间想起那天的话,都忍不住觉得如果那时候真的就这么下去,是不是自己就真的成了离经而非花间,可事实早已摆在眼前,一如日出东方,无法改变。


  毕业那一天,花间看着快满的经验条,对紫霞说自己要毕业了。紫霞赶紧叫他拉自己过去,然后两人一起,迎来了满级的时刻。


  历时一个多月,让两人都有种“终于……”的解脱感和成就感。为庆祝,常年不做日常不下本的紫霞拖着花间去大战,准备叫一队即便是带着个小奶花也不碍事的强力亲友,于是好友喊了声很快三个人进组,正是那次昆仑相遇的天策和秀秀还有个藏剑。


  紫霞和天策秀秀3人都是PVP衣服,但GS分数高,加上南皇毕业的暴力藏剑,几人碾压个五小还是没问题的,当天又是无量宫。几人进了本,紫霞带着花间走雪山,一边M语教导着花间注意事项。


  最先到BOSS前的藏剑等着其他人过来,顺便打字闲聊说了句:呐,紫霞,你家形影不离的离经呢?


  当时跟着紫霞走的花间怔了怔,其实他并不认识藏剑所说的离经,也没必要对这种半寒暄的话起什么想法,只是那时候,他明显感觉到藏剑发出来那句话之后,紫霞源源不断轰炸他的密语教程停了,他默默的跟上,只觉紫霞头也不回的奔向BOSS点,幸而真正要注意的几点已经说完,此刻停止,也无伤大雅。


  等五人都齐了,上BUFF坐下回血,紫霞才慢悠悠的道:他A了。


  藏剑没想到之前一直在的人就这么A了,仔细想来也确实很久不见了,便问:什么时候回来?


  紫霞:不知道,也许忙吧。


  七秀:可惜,一直想见识下当初被恶人畏如蛇蝎的浩气二人组,你们两个当初联手巡山可是让不少恶人郁闷的要死。


  紫霞:过奖。


  之后天策开怪,紫霞不再言语。


  整个本刷完,紫霞叫上花间回城,交任务说声88便匆匆下线,花间看了那黄色显眼的提示信息许久,也移动鼠标,退出了游戏。


  第二天,花间切了输出心法,洗了纯PVP经脉镇派入了恶人谷,骑上黑马,与紫霞遥遥相望。


  紫霞捶胸顿足的叫着逆徒,花间笑了笑说师父,小心以后不要被徒儿杀了啊。


  紫霞也笑了,安然加了仇杀把花间踩在脚底,然后帅气的一甩剑穗:徒儿,师父帅否?


  花间看了看对方上下齐平的水桶肥腰,又看了看他脚底那个穿着70校服,好似万年没洗头的自己,默默的打字:帅。


  那之后的日常就变成了两人在黑龙南屏昆仑互殴,间或洛阳门口插旗。


  单方面的凌虐有助于徒儿技术的提高……这样坚信着的紫霞就是这么一次一次享受着虐人的快感,可怜花间每日死得全身泛红,想抱怨的时候发现信使那边寄来200G修理费,说不清心里的想法,只得叹气收下,明日继续被虐如此反复。


  其实花间的微操也不算弱,这点紫霞也看的出来,两人的差距还是在装备上,一身南风怎么想也不可能和270相提并论。于是花间和紫霞商量是不是换点高阶阵营衣服,紫霞看了看官网的公告,说了句,别浪费威望等下个礼拜更新吧。


  419,战阶名剑币清零,出更高级的装备,先前衣服的都会降低战阶要求和需求的威望,所以还是更新后换衣服来的划算些,于是花间开始买上限道具努力GF攒满威望,只等更新。


  419的前一天,花间照常上线黑龙威望阵营日常,做全了整套却哪里也没碰到紫霞,最终,忍不住点了好友列表里那人的名字,组队。


  很快,他进了紫霞的队,队里三人,除了他们师徒,还有一个离经。


  那时候花间看着右边的队友头像愣了半天,回过神来点开地图看地点,然后默不作声的回了门派,登上凌云梯,站在摘星楼前。


  摘星楼顶,一白一黑两抹身影并肩而坐,一个是白底蓝袖恨天高,一个是黑衣紫边黑长直,相伴一起,如若璧人。


  花间忘记了当时究竟是怎么开口,说了什么,只记得紫霞告诉他,那个是他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的号,他无聊双开截图的。然后又说那厮可是犀利离经花,可惜花间不练奶,不然等那人回来,可以教他奶花手法……


  那天花间真真切切的知道了曾经有那么一个人陪着他的师父,度过了一段他永远也不知道的曾经。


  更新之后,战阶清零返金,紫霞一边跟花间哭诉才得了几千G,一边拍了个满豆的两仪,对着花间的尸体表示金山实在太抠门,应该给个万八千的才对。花间吐糟他一句做梦还是回床上的做吧,点了回营地然后接着跑向冷翼毒神,选中紫霞读条。


  渐渐的花间出落得越来越犀利,小轻功用的颇得紫霞真传,刷战阶刷出来一身255之后,阵营击杀里十个有九个是紫霞。当然只限群殴,花间最大的乐趣就是黑龙的时候躲在后边给半血的紫霞3dot上齐,然后爆个玉石把人带走。


  猥琐且无解,屡试不爽。


  而花间也开始组55冲1600,以前装备不行都是每周躺10场任务完事儿,现在255精满了GS也有4800+,还是可以打一打的。紫霞拍胸脯说保证带他上1600,顺道自己也要冲2200,一并打了吧,就组了名剑队,紫霞,花间,昆仑不打不相识的天策和秀秀,外加上次大战见过的藏剑。


  那时候花间真心感觉压力很大,一队除了他,全部270毕业,那只本应一身南皇的藏剑也嗖的一声变身白斩鸡,微笑的告诉花间,本二少实乃双修。


  好吧,二少都是人傻钱多,咱不跟他计较。花间瞪着那身帅气十足的白斩鸡装咬牙切齿的想。


  顺便说一句,他们的名剑队被紫霞起名为:羊咩潇洒无双。


  5个人默契磨合的还不错,没几个礼拜花间就换了半身270,首饰也都换好了280,看着BUFF上完4W多的血,那是无比的安心,再也不用担心脆皮一个爆发就被带走。


  如此一来花间越来越喜欢打JJC,即使每次上来就被集火,也很享受绕圈找治疗爆玉石的快感,偶尔5人不齐的时候,花间去叫紫霞打几场22玩玩,紫霞很抱歉的说自己没法退队,而且22不好冲分,还是等他们来了继续55吧。


  花间点开紫霞的名剑队资料,22队伍“漫步江湖”,下边,只有紫霞和离经两人。


  1600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5个嗜杀的人打起来还算顺利,暴力DPS加上犀利奶妈,虐的对方妥妥的。


  顺带一提,某秀其实是个妖秀。


  当然不是说女孩子就不犀利,只不过花间怀疑了很久跟城管形影不离的那货其实是个汉子,直到一起打JJC上了YY这才算证实罢了。


  分够了,攒着的名剑币一点点用去,花间终于赶在紫霞生日的那天,换出了最后一件270,精满插好石头,看着那身黑底紫边的衣服有种难言的喜悦。


  标志性黑长直终于让他体会到了大读条谷的气质,指尖笔一转,水袖长袍,一贯对外貌看得清冷的花间,也染了几分紫霞的自恋,越看自己越觉得帅。


  骑上自家黑马,花间点开好友准备去紫霞面前炫耀一番,组队还没按下去,就见数行黄字从对话框跃出。


  江湖快马飞报!“紫霞”侠士在万花对“离经”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


  很快那排字就被世界信息刷了过去,花间把目光从世界不断冒出的“又相信爱情了”、“壮哉,我大基3”那些没营养的话上边移开,看着那身衣服恍然想到当初摘星楼顶和紫霞并肩坐在一起的人,忽然觉得自己说不出的可笑。


  明明是不愿背负另一人的阴影,执拗的选择换掉升级以来用惯了的心法,不想做一个人的替身,不想和那人一样成为紫霞的家养奶,没自信没把握,真的成了离经那样的存在之后,紫霞看着的是不是还会是自己。


  于是选择了敌对阵营,打开了击杀喊话,想用不一样的方式让所期望的人正视自己,结果却不知不觉间,依旧追寻着那人所依恋的身影,依旧成为了和离经有着一样外观的存在。


  明明不想和他一样,却又潜意识里希望成为他,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那个人的身边,独享那个人的全部目光。


  矛盾无比。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


  是那次听说紫霞身边有个形影不离的离经?是那次摘星楼顶见到两人相偎相依?是那次看到两人22队伍不离不弃?


  说不清。


  他只是有些歇斯底里的憎恨那个他所不知道的人,他所不知道的曾经。在自己缺席了的紫霞的过去,那段自己永远也无法占一席之地的过去,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让他从心底难以言喻的痛。


  嫉妒,在心底发酵,不知不觉间,灭顶。


  退出游戏,花间捂住脸长吁一口气。


  这只是个游戏。


  他在心底不停的对自己说着。


  这只是个游戏。


  所以一切都是虚幻。


  这只是个游戏。


  关掉窗口,谁都不是谁的谁。


  第二天上线的时候没有看到紫霞,花间尽量放空脑子,把注意力都放在日常杀人,直到很晚很晚,也没有见到紫霞上来。


  一如往常的去信使处收东西,结果却见到一封信。


  那是紫霞寄来的,写了他账号密码。


  他说工作太忙,没时间玩了,于是离开,号留给花间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多个马甲熟悉技能也是好的。


  他说他PVP认识的朋友很多,徒弟却只收了这么一个,最不放心的就是徒弟,以后遇上麻烦就去找他的朋友,让朋友照顾花间。


  他说收花间时,正好他很重要的一个人A了,心情郁闷,碰到花间一直觉得是缘分,也许没收徒弟的话,游戏早就玩不下去了。


  他说那个人走的时候告诉他自己不是A了,而是离开,自己却一直不相信,在两人最喜欢呆着的摘星楼顶等了好久好久,却真的不见那人上了,网络真的很残忍,离开了,人就再也见不到了。


  他说花间不要学他对网上的朋友感情太深,大家都带着面具在这里相逢,拔了网线谁都不认识谁,即使大街上擦肩而过,也是纵使相逢应不识。


  他说自己也是真的离开,不会再回来,记得改密码密保,以后别叫人欺负了去,怎么也是他的徒弟。


  他说昨天他生日这个逆徒也不表示表示,算了,反正他昨天生日光顾着自己截图逛街留纪念,忽视了徒弟是他的错。


  他说,好好保重,江湖不见。


  江湖不见。


  花间用了很久很久的时间去理解那封信的含义。


  当他终于忍受不住好友栏里那个无限暗下去的名字时,他登上了紫霞的号,站在摘星楼顶随着视角,俯瞰远方。


  那一刻他终于明白,那个人,真的离开了。


  我还没有给你看我这身衣服,你就离开了,而且,不回来了。


  他找人组了55重新打JJC,2200满了之后换了整套奶装,精炼满,花很多钱插了7级石头,却一次也没有穿过。


  那个能让他心甘情愿离经易道的人早就不在,他只是开始后悔,后悔那时如果不是那么固执的练了花间,不是那么固执的不想让紫霞从自己身上看到另一人,是不是紫霞就肯留下来,为了成为离经的他。


  那种想法让他很难受,却说不出哪里难受。


  花间开始每天双开做威望日常做阵营任务,紫霞的键位和自己的差很多,他用很长的时间去适应那种跑位方式,从一点点的完全不懂,到后来渐渐习惯随时挂蛋壳,对纯阳的技能开始研究的比万花的还多。


  他不知道这些有什么意义,只是无聊。


  他开始明白当初从不收徒弟的紫霞为什么会收了他,没有人陪伴的日子每天都只能用百无聊赖形容。不是说没有其他一起玩的朋友,只是最希望看到的那个人不在身边,那种空虚感就像绳索一般绕上心头解不开了。


  其实他觉得比起紫霞,自己还是幸运的。


  他和紫霞,没有紫霞和离经拥有过的形影不离,没有那种一前一后对敌将自己交托对方的信任,没有那种摘星楼并肩看景的曾经。


  所以他坚持玩了下去,每天下线前都会记得把紫霞的号停回摘星楼,密码也没改过,心底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期盼,也许,也许那人兴起时还是会回来看一眼。


  那点期盼直到花间也离开了的时候,也没有实现。


  他并不失望,因为早就没有了希望。


  他把自己账号密码给了朋友,而紫霞留给自己的号,却舍不得给别人,想来紫霞大抵也是如此,自己珍视的人的号始终握在自己手里,不愿意交给任何人。


  他双开紫霞的号,把那个紫霞一直在的PVP大帮会退了,建了个小帮,然后回到摘星楼,用自己的号给紫霞放了个真橙,一如紫霞那时在生日时双开为离经所做的一样。


  自己做过之后,才能充分体会到紫霞当初的感情,眷恋、遗憾、不舍以及绝望。


  今天以后,他再也不会回来这个游戏,和紫霞离经一般彻彻底底的离开。只是如果……


  如果有一天,那人回来了,上了自己的号,但愿那人能够看到他留在帮会公告的字。


  师父,江湖不见。


  -Fin-


2013-10-03
 
评论(2)
热度(8)
© 一步一坑 | Powered by LOFTER